當前位置:刀塔自走棋电脑系统配置要求 > 睡前故事 > 路過心上的刺猬們

路過心上的刺猬們

作者: 時間:2015-09-30

刀塔自走棋电脑系统配置要求 www.pcsjv.icu “爺爺,饃饃蒸好沒有?我上學要遲到了!”昭昭斜背著書包,懶懶地倚在廚房的門框上。灶膛的火光將爺爺臉上的皺紋映得溝壑分明,而爺爺的笑容卻是充滿溫情:“熱乎的饅頭就要出鍋嘍!”

昭昭跳著腳從案板上拾了兩個燙手的饃饃,迅速塞進書包后,就蹦跳著出了門。

“昭昭,先別急著走,我再給你沖個雞蛋湯喝!正長身體呢!”

“我壯實著呢,雞蛋湯你自己喝!”事實上,后面幾個字爺爺已經聽不大清,昭昭的聲音早在奔跑中被風吹散了。

一個人的教堂

昭昭在上學路上狂奔了一會兒,左右看看發現沒人,他便突然拐了個彎,朝著那處年久失修的教堂前進。

這座教堂已經淡出人們的記憶許久了,幾乎沒人能說清為什么這個破舊的小山村附近藏著這么個曾經富麗堂皇的老建筑。這片準廢墟周圍如今遍布墳地和荒草,傳聞墓地里飄蕩著不少孤魂野鬼。曾經有幾個膽大的男孩壯著膽子去探險,結果回來后四處跟人說,那里的地下總有什么東西發出沙沙的聲音,既像腳步聲,又像說話聲。這些傳言足以把孩子們嚇個半死,但也有個別膽子特別大的孩子,越危險便越興奮,昭昭就是這種“熊孩子”。

昭昭不討厭讀書,只是他對大自然的秘密更有興趣。如今,他幾乎每天早上都準時背著書包出門,在老教堂晃悠一天再按時回家,一直沒被拆穿。

老教堂遠離人煙,周圍只有寂靜的荒野,間或還有鳥叫和蟲鳴,昭昭將自己隱藏在這里,感到心里滿是平和。

他舒服地躺在兔子用嘴“修剪”過的草地上,攤開四肢,閉上了眼睛。一個潮濕的鼻尖輕輕劃過昭昭的指尖,他興奮地睜開眼睛。一只小小的刺猬正和他四目相對。

刺猬之家

昭昭輕輕將小刺猬托上手掌,一邊小心地撥弄,一邊對著它說話:“小家伙,你怎么一個人跑過來了,你的爸爸媽媽叔叔阿姨呢?外面很危險,你應該和它們呆在一起,不是誰都有這種合家團圓的福氣。”昭昭的眼神有些黯然,“我的爸爸媽媽就不在我身邊,我每天都在想他們,總覺得心里空空的。”

小刺猬輕輕動了動,好像在說:“我的爸爸媽媽都在家呢,不信你去看看!”

昭昭拍拍身上的雜草,然后推開吱呀作響的門。教堂里的幾十只刺猬突然慌張地四散躲藏。

“是我,昭昭!你們的好朋友,別怕!”昭昭著急地跺跺腳。

刺猬們這才好像認出他來,逃竄的速度逐漸減慢,幾分鐘后,終于恢復了正常的生活節奏。

老教堂里怎么會聚集了這么多的刺猬呢?這件事還要從幾個月前講起。

撿呀撿刺猬

昭昭上學路上會經過一段公路,每年不知有多少野生動物因為橫穿馬路倒在了車輪下。那些大塊頭的動物昭昭可沒搭救的本事,可如果遇上刺猬這種小不點倒是可以救一下的。于是有一天,昭昭在不遠處的汽車即將開過來時,迅速從馬路上撿了一只迷瞪的小刺猬。

昭昭非常喜歡刺猬,從小就喜歡。它們毛刺刺的外表,烏溜溜的眼睛,短短的爪子,粉粉的肚皮昭昭怎么看怎么覺得好玩,于是他決定“收養”這只小刺猬。

很快昭昭就發現,這只小刺猬著實是個燙手的山芋——帶回家里,鄰居的狗會叫;拿到學校,膽小的女同學會叫,昭昭頓時覺得頭無限大。

一天放學后,昭昭帶著刺猬獨自在樹林里閑逛。突然,一只個頭奇大的貓頭鷹從他頭頂掠過,飛往老教堂方向。貓頭鷹飛得很低,翅膀扇起一陣風,昭昭都能感覺到自己的頭發被風吹起。

昭昭就在這時候有了一個絕佳的主意:為什么不把刺猬養在老教堂里?

說做就做,昭昭當天就付諸了行動。小刺猬因為有了這么個遮風擋雨又遍地食物的地兒,便安心地住了下來,而昭昭則忙著給小刺猬召集更多的同伴。山里刺猬多,喜歡“過馬路”且不看車的刺猬也多,昭昭就像撿果子似的將刺猬一只只撿回老教堂,讓它們在這里養傷,或者壓驚。

刺猬樂園

有的刺猬傷好后就選擇離開,有的卻留了下來,這里條件不錯,又何苦在外奔波呢!

越來越多的刺猬在這里定居,一段時間過后,那些適齡的刺猬還在這里找到了人生伴侶。緊接著,它們懷孕、產子,制造出更多的小刺猬。

刺猬剛生下來時身上的刺并不扎人,整個看起來就像粉紅的小肉團,軟萌軟萌的。昭昭簡直愛不釋手,恨不得把它們裝在口袋里,一天24小時都能看到。但他知道不能這么做,因為刺猬媽媽肯定會比他照顧得更好。昭昭每天心滿意足地數著:1,2,3總共有16只小刺猬出生;每一天,它們身上的刺都會硬一點兒,身體壯一點兒!昭昭覺得有了這些刺猬后,自己心里那種空洞的感覺明顯減少了。

逃學被發現

這天昭昭和往常一樣,一遍遍地清點著新出生的小刺猬,卻發現少了整整4只。“肯定是我數錯了!”昭昭撓撓腦袋,重新再數,可是數量還是不夠。

“小刺猬會不會自己跑了?”昭昭里里外外找了個遍,壓根兒不見那幾只刺猬的影子。

“會不會被其他動物偷吃了?”昭昭仔仔細細檢查了門窗和刺猬窩,也沒發現問題。

正在昭昭忙得焦頭爛額的時候,放學了。昭昭聽見路邊有腳步聲,便知道自己該回家了,他只好心神不寧地沿著荒草和灌木走回到大路上。不巧,他剛好撞上一位平時和自己總鬧矛盾的男孩:“昭昭,你逃學,我要告訴你爺爺!”

昭昭的頭今天第二次要炸了。

那男孩果真告訴了昭昭爺爺他逃學的事情。

剛進家門,昭昭就看見爺爺黑青的臉,昭昭心虛地低著頭。爺爺也沒罵他,只是苦口婆心地說著家里多么不容易,父母在外多操勞,說到傷心處,昭昭也忍不住掉了幾滴淚。第二天,他就背起書包去了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