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刀塔自走棋电脑系统配置要求 > 兒童故事 > 鹿頭的秘密

鹿頭的秘密

作者:一帆 時間:2015-04-11

刀塔自走棋电脑系统配置要求 www.pcsjv.icu 姐姐不見了,我急得到處找,竹林里、小溪邊、草坪上……所有我能想到的地方找遍了,也沒能找到姐姐。

回到家,母親在默默地流眼淚,父親的眼圈也紅紅的,看到這一切,我的心“咯噔”一下,有種不好的預感。

“姐姐,姐姐去哪兒了?”

聽了我的話,母親忍不住大哭起來,眼淚吧嗒吧嗒掉在地上。

父親看向我,眼里盛滿悲哀:“孩子,你已經長大,馬上就要接替鹿王的位置,有些事情也是時候告訴你了。為了讓鹿群能夠生存下去,我們鹿族與獅王約定,每年進貢兩頭鹿,今年輪到了我們家……”

“不,怎么會有這樣的約定?你連自己的女兒都?;げ渙?,你不配當父親,更不配當鹿王!”我沖著父親撕心裂肺地吼完,飛快地跑了出去。

“吉爾——吉爾——”母親在后面喊著我的名字。

我一刻也不停地跑著,不斷涌出的淚水在風中飄散,腦海里全是姐姐的身影。不知跑了多久,我癱軟在一棵大樹旁,昏倒過去。

當我睜開眼時,看見母親站在我身邊。

鹿頭的秘密

“孩子,你以為你父親心里好受嗎?這樣做他比任何一頭鹿都痛苦。”

“不用再說了,他不敢和獅王抗爭,乖乖地拿自己的親人和臣民進貢,茍活偷生,他不配做父親,更不配做鹿王!”

“孩子,我們鹿拿什么跟強大的獅王抗爭啊。雖然每年犧牲兩頭鹿,但更多的鹿卻能安居樂業呀。”

“不!我寧可去戰斗!”

突然,一聲沉悶的獅吼聲傳了過來,我被震得瑟瑟發抖。

“不好,我們誤闖獅子的領地了,快走。”母親急忙用頭頂我,讓我趕快起來。

我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一雙鋒利的爪子死死按住,母親被掀翻在一旁。

“哈哈,今天運氣好,美味居然送上門了。”

“獅王,我們今年的貢品已經獻上了,您不能這樣。”

“你們擅自闖入我的領地,這能怪誰?”

“獅王,他是我們鹿族未來的王,您就放過他吧。以后,我們一定不折不扣地執行森林合約。”

“哦?”獅子看了一眼瑟瑟發抖的我,輕蔑地說,“這就是未來的鹿王?”然后囂張大笑著離去。

雖然最后母親帶著我狼狽逃走,但是,獅子那囂張的笑聲卻無時無刻不在我的腦海中盤旋……

沒過多久,父親病倒了,他把我叫到床邊,讓我扶他到一個懸掛的鹿角下面。

我從來沒見過這樣鋒利巨大的鹿角,雖然我的頭上也有一對角,但卻很小很柔軟,與它有著天壤之別。

“吉爾,這是我們的祖先。”父親指著鹿角神情凝重的叮囑道,“我快不行了,鹿王的位置傳給你。但是,在此之前,你要在祖先面前宣誓,一定要忍辱負重,盡自己所能讓鹿族更加壯大。”

宣誓后,我成為新一代鹿王。而父親則因耗盡了所有精力,離我而去。

翻看獅子與鹿群簽訂的合約時,有一條我怎么都不明白,就是不能把那個鹿角戴到頭上。為什么呢?誰會把那個奇怪的鹿角戴到頭上?我實在不懂。去問母親,她也不懂,只說這是一代代傳下來的。

第一次向獅王進貢時,我很痛苦??砂湊章棺騫娑?,每家輪流出貢品,大家都沒有異議。犧牲兩頭鹿,換整個鹿族的安定和平,這個代價顯得微不足道。

當鹿王的第三年,在我看到貢品時,心里那塊陳舊的傷疤被猛地撕裂了。那個貢品是我最喜愛的那頭母鹿,看到她視死如歸的樣子,我仿佛又看到了姐姐。往日的痛苦加上現在的痛苦,我感覺心在滴血。

突然,我的腦海中浮現出那對鹿角,它們變成了閃著寒光的利器。“戴上它,戴上它!”一個聲音在我心里吶喊。

我不顧一切地沖進房間,把那個碩大的鹿角戴在頭上。一陣電流穿過身體,一瞬間,我覺得自己好像多了百倍的力量。走到屋外,我用那對大角撞向一棵樹,粗壯的樹干瞬間折成了兩段。鹿群震驚地盯著我,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

到了獅王使臣取貢品的那天,我輕蔑地對使臣獅子說:“回去告訴獅王,從今天起,我們鹿族再也不會給你們進貢了。”

“什么?我耳朵出了毛病嗎?”一只獅子陰陽怪氣地說。另一只獅子在一旁“哈哈哈”地大笑。

“你們聽好了,從今天起,我們鹿族,再也不給你們進貢了!”我又重復了一遍。

兩頭獅子被激怒了,不約而同向我撲來。鹿群發出驚叫,亂成一團。

我輕巧地避開兩頭獅子,一轉身向其中一只獅子沖過去,用鹿角對著他的前腳一挑,獅子怒吼一聲,腳上血流如注。另一只獅子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嚇呆了。

鹿群爆發出歡呼聲,他們圍著我興高采烈地跳躍著。

幾天后,獅王發來黑色通牒,令人奇怪的是,他只是警告我做了件大錯特錯的事,而這將把鹿族帶到滅亡的邊緣。獅王的話嚇不倒我,難道把自己的親人給他當盤中餐,就是生存之道?

半年后,我驚喜地發現,鹿群原來的柔軟小角開始變成堅硬的大鹿角,這下我們的戰斗力就更強了。

和平的日子沒過多久,一天,當我帶領鹿群在水邊悠閑散步時,突然敏銳地聞到空氣中的陌生味道,一個我從未見過的動物趴在河對面的大樹后,手里端著一根黑漆漆的棍子指向我。

“砰”地一聲,旁邊的一塊石頭被擊得粉碎,一股嗆鼻的濃煙冒了出來,飛濺的碎石打得我生疼。我驚出一身冷汗,撒腿向森林奔去,等跑進山洞,才發現腿上有血跡。原來,一片碎石扎進了我的腿里。

什么東西威力這么強,能把堅硬的石頭擊得粉碎?還沒等我弄明白,那“砰”聲便在我的領地不斷響起,接二連三開始有鹿失蹤。

鹿群陷入恐慌。作為鹿王的我發出警告,讓大家隱蔽起來小心行事,可還是不斷有鹿失蹤。

我想到了獅王的警告,難道他知道什么?不行,我要找獅王問清楚。

“終于把你等來了。”獅王看著我說,“你知不知道你給鹿族、給森林帶來了多大的災難?”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獅王對站在一旁的國師說:“把國書中記載的那段歷史給他看看。”

國師翻開了厚厚的一本書。

森林111年,鹿王主動提出和獅王簽訂森林合約。鹿族每年向獅王進貢三頭鹿,獅族不得侵犯鹿族領地,不得傷害其他鹿。獅王為了表示對鹿王的欽佩,把合約中進貢的三頭鹿改為兩頭。

附錄:鹿王為什么要和獅王簽訂合約?

鹿有著巨大鋒利的鹿角,這讓他們即使在和獅子的斗爭中,也毫不遜色。但人這種外來動物為了得到鹿角,用盡一切殘忍的辦法對鹿進行捕殺。本來強大的鹿族在人的瘋狂捕殺下幾乎絕跡。

為了使人停止對鹿的殘殺,鹿王請求森林巫師用咒語讓鹿不再長角。巫師同意了鹿王的請求,并告訴鹿王只要他把自己的角懸掛起來,所有鹿的角就會變成柔軟的小角。另外,巫師還告誡鹿王,如果鹿王的后代戴上這個鹿角,咒語便會解除,鹿群也會重新長出碩大的角。

“原來是這樣。”看到這里,我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件多么愚蠢的事,“怎么才能讓咒語再次生效?”我連忙問。

“很簡單,只要你把鹿角重新懸掛在原來的位置上就行了。”國師說。

“希望你快點決定。因為人的到來,不光是鹿族要遭殃,整個森林也將會遭殃。”臨走時,獅王語重心長地對我說。

碩大的鹿角重新被掛了起來,鹿群頭上尖銳的鹿角也很快變成了柔軟的小角。

森林里傳來竊竊私語:“咦,我上次才看到大鹿角的,怎么沒了?”

“你這個笨蛋,眼花了吧!我看你是想發財想瘋了。那樣的大鹿角只有博物館才有,那種鹿早就絕跡了。”

“回去。真不該聽你這個笨蛋的話,浪費這么多時間。”

鹿群得到了保全,而獅王在我放棄鹿角后,也主動派來使臣,免除了鹿群每年的貢品。